成都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门户网站

  • “成都软件”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评析

沣扬资本:领投大量硬科技项目,抵御赚快钱诱惑

当下二级市场退出窗口期来临,上市前赶紧上车,也不失为一个“赚快钱”的途径。但有这样一个机构,一直在抵御赚快钱的诱惑,所投项目中80%都是领投,在成都投资的企业包括启英泰伦、赫尔墨斯等

聚焦技术驱动型中早期投资
    在早期风险投资逻辑方面,中美之间的差异较大。对此沣扬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希深有体会,早在2005年他便在国内的君联资本中开始投资生涯,随后在2008年入职硅谷基金德丰杰(Draper Fisher Jurveston)。
    这两份不同的工作经历,使得他有能力将国内“市场需求机会主导”的本土投资风格与国外“革命性技术和商业创新主导”的硅谷投资风格相结合,并于2015年10月在上海成立了沣扬资本。
    沣扬资本聚焦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技术驱动型中早期企业投资,单一项目投资规模1000至4000万元人民币,迄今已成功投资映翰通(科创板 688080)、恒实科技(创业板300513)、和鹰机电(主板600525并购)、上海大郡(创业板300224并购)、中润光学、凯美瑞德和微纳星空等行业领先企业,在物联网与人工智能领域构建了系统的产业生态布局。
对比中早期创投机构投资组合数量,沣扬资本总投资项目的数量不算多,原因在于其背后的集中领投策略,即“强调出手的胜率和优质项目的仓位,80%首次投资为领投,早期布局中跑出的优秀企业,会充分利用老投资人优势持续追加投资直到IPO。
抵制赚快钱的诱惑
    当华尔街价值投资大师欧文·卡恩还在华尔街实习的时候,导师格雷厄姆曾对说了后来影响他一生的一句话:抵御赚取快钱的诱惑。赚快钱与赚慢钱本没有孰优孰劣,只是投资策略的不同而已,然而放在当下资本市场来看却别有意味:二级市场的开放政策让一些本来专注偏早期的机构纷纷转变策略,改投中后期,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为了体验“赚快钱”的快乐。
过多机构由于市场变化转变投资策略,最终会造成投资趋同的局面出现,那么如果一家机构仅仅采取“从众”式的投资策略,就没办法跑赢市场平均水平。
     为此,沣扬资本给出的逻辑是做主动型投资,并跟随企业一同成长:“因为领投项目居多,有相当的持股和董事席位,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以‘投资人+合伙人’角色,全程进行投后管理。除通过增值服务加速企业成长外,由于我们对企业跟踪得非常细,对于企业的真实发展情况把握得较准确,对于已投项目的追加或退出能做出更高质量的决策,比如有些优秀的被投企业因短期的困难导致财务数据不好看,对外融资可能不易,但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却是提供了追加投资的机会。”
能够做到穿越周期进行长线投资,相当考验投资策略和决策的质量。虎哥了解到,在沣扬资本不少的投资案例中,这种长线投资为其创造了丰厚回报:2010年杨希在德丰杰主导对映翰通A轮投资后,沣扬资本分别在2015年、2017年和2018分别进行追加投资,映翰通于2020年2月成功登陆科创板;2016年A轮领投中润光学之后,沣扬资本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追加投资,而中润光学也计划于明年IPO申报。

专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投资

时间拨回到2010年,当国内正处于移动互联网投资热潮时,物联网(当时称为M2M,Machine to Machine)是鲜有机构关注的领域,也是在十年前,当“以人为中心”的联网成为投资风口之时,沣扬资本看到了以物为中心的联网趋势,并成为国内最早一批关注物联网投资的机构。通过提前预判,在互联网巨头都在聚焦“平台”争夺时,沣扬资本开始在国内寻找能够聚焦于应用场景,并具有平台属性的标的,最终在2010年于A轮领投映翰通。
    拆解沣扬资本的投资逻辑,会发现其在物联网两端(应用层和感知层)布局较多,同时对于物联网特定应用场景具有较大的偏好。事实上自2015年至今,沣扬资本便由原本偏硬的投资策略沿着产业脉络进行了延展:专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投资,并覆盖其中三个子领域:智能终端、软件和企业服务、软硬件一体化产品和方案
物联网的终端产品形态多样,且大多为新品类,能为创业公司带来更多切入机会;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是相辅相成的,物联网产生的大数据需借助人工智能才能提供真正具有商业价值的企业服务;由于需要和场景数据和经验高度结合,物联网的业态往往要求行业聚焦,在该行业中提供软硬件一体化方案。但由于物联网还处于发展早期且相对分散,创业公司需要具备跨行业发展的能力才能更易上规模。
    “或许在之前,一家企业跟随下游行业就能高速成长,比如手机、汽车等,但现在这样的机会已经很少了,所以我们偏好一些平台型的技术。如果一家企业仅在一个细分市场中发展出一定的规模,还不足以体现价值,只有当企业有能力拓展到其他市场时,才能够撑起企业的市场价值,比如映翰通,就跨了工业、电网、零售三个场景。创业企业成长做大的路径和过去已经有很大的不同。”杨希表示。
    物联网越往终端上靠,其产品的差异化其实越大,但是越往后端的基础设施越和互联网趋同。这也意味着在网络平台层,传统互联网强势的企业,在物联网领域依旧强势。“但最具投资价值的一定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应用,如何利用物联网结合具体场景去应用,就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点。”投资技术(尤其是承载于终端应用技术)及软硬件一体,并针对各种不同应用的商业机会,将成为接下来物联网及智能制造投资的重点方向。
    事实上,沣扬资本对于四川始终有一段难解的情愫,在其投资版图上,启英泰伦、赫尔墨斯都是成都本土企业。在杨希看来,启英泰伦的技术底蕴远比当下展示出来的要强,创始人何云鹏更是一个有“ambition”的创始人,这很难得。
沣扬资本与四川的关系远不止如此,杨希是泸州人,沣扬资本在川外投资的优秀项目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创始人是四川籍,比如映翰通、欢创科技等。四川众多优秀的企业也是沣扬资本最早和最重要的LP和合作伙伴,例如沣扬资本与泸州老窖集团构建了长期合作关系,当前也正与泸州老窖集团合作成立一支注册在成都、并专注于投资成都地区初创企业的早期基金。
    杨希表示,从产业定位和技术积累看,成都的创业企业还是有很多特色,但企业家在眼界、信息渠道、高端人才队伍建设上,和一线城市有一定差距。沣扬资本未来期待在四川地区能有更多合作伙伴,能为帮助四川走出更多“硬科技”领先企业贡献一份力。

来源:天虎科技     发布日期:2020-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