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门户网站

  • “成都软件”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软件名城  >> 园区动态

5G带来行业之“变”

在3月28日举行的“创业天府 菁蓉汇5G专场活动”中,5G+VR吸引不少市民前来体验。

斯宾塞·约翰逊曾经说过:“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对于涌动在各行各业的5G而言亦是如此。

作为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近年来,5G逐步从技术理论走向产品应用。随着2020年实现5G商用这一时间节点的临近,5G应用示范开始在全国多地落地“开花”:去年11月底,全国首个5G示范街区亮相成都远洋太古里;今年1月5日,全国首个5G地铁站在成都正式开通;2月19日,上海移动正式在虹桥火车站启动建设5G网络;2月24日,华为首款可折叠5G手机发布……

对于距离生活越来越近的5G,人们开始意识到其未来将产生的“蝴蝶效应”:除了更快的网速以外,5G还将让无人机、VR/AR、物联网、智能驾驶、智慧城市等领域的技术更加硬核。而眼光更为纵深的专家则进一步预测,未来在应用软件、芯片升级等领域,将产生一轮因5G而刮起的行业“风暴”。正因为5G对各行各业的广泛渗透性以及变革度,人们形容道:“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

毋庸置疑,5G已来。当这股浪潮真正席卷各行业并来到消费者面前时,政府和企业如何布局?这一布局又将改变什么?记者在采访通信运营商和无人机、物联网、VR等领域的企业后发现,“5G产业大餐”已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技术“撬棍”

5G“制造”更多产业明星

近两年来,虽然人们越来越频繁地提及5G,但大多数人对它的了解还停留在速度更快这一印象上。事实上,未来5G落地应用将带来的变化之大,让提前感知到浪潮的人已经用“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这样的语言来形容了——社会是由人与人所形成的关系总和,生产、消费、娱乐、教育等都属于其范畴,5G能做到如此大范围的改变么?

来自中国移动(成都)产业研究院(以下简称“成研院”)的刘洋将5G变革聚焦于个人通讯和企业服务模式的变革两方面,“通讯的工具不再仅限于手机和电脑,云VR/AR等新型多维通讯设备将出现。同时,通讯主体也不再是人与人,将会向人与物、物与物的智能互联快速延伸。”在他看来,5G最大的变革在于将对产业和企业的发展起到“撬棍”的作用,“5G将进一步满足未来垂直行业应用的智能需求,是成为深化供给侧改革的一大技术支点,使供给端提速发力。”

成都移动政企客户部产品经理胡彦杰进一步对比分析说:“4G时代带给人们最多感知的就是消费端移动支付的出现,更多是消费端受益。而以后的5G时代,它的意义在于让行业端大放光彩,特别是制造、医疗、智慧驾驶等产业领域。”

4G催生的移动支付,让消费者在手机上完成网购、订餐、叫车、生活缴费等服务。那么,5G作用于产业后,今天诸多行业的应用场景又将是何模样?哪些行业将最先实现“蝶变”?

今年2月发布的《成都市5G产业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5G规划》)在应用示范中提出,将着重推动5G在超高清视频、智慧医疗、智能驾驶、无人机、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垂直行业中的应用,打造全国创新应用示范区。在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的成都移动一楼展示大厅里,就展示了5G网络之下的行业之变。

众所周知,4G的时延是80至100毫秒,5G的时延是1毫秒,这看似只是数字大小的不同,但在智能驾驶的应用中却将引发“质变”。“国内外已有多家巨头企业在智能驾驶的底层技术研究上提前布局,但要把智能驾驶真正变为现实,低时延的通讯网络是关键,而5G的三大特征就是高速率、低时延和大连接。”胡彦杰介绍了智能驾驶的一组实验对比数据:在80至100毫秒的4G时延下,汽车时速120公里,从停车的指令发出到传输至车内终端时,汽车已向前行驶了3m左右,而5G网络在1毫秒低时延的情况下,汽车前进距离是3cm左右。“这就保证了信息数据在端与端之间快速及时传递,也让智能驾驶成为现实后有了技术层面的安全保障。”

“这只是5G低时延给智能驾驶带来的一个改变,它还能由‘点’及‘面’,最终实现物与物之间的大连接。”胡彦杰说,真正意义上的智能驾驶不仅要求人与车的互联,还要有物和物的互联,比如车与车之间的互联,车和周围交通路况、红绿灯、测速摄像头等的互联。

对于未来“点”和“面”的大连接,刘洋给出了一个数据,“未来的5G网络,在每平方公里范围里可覆盖100万个终端。”这些终端,从手机和电脑延伸到制造车间的工业器械,家里的智慧音响、智慧冰箱、咖啡机等,甚至是眼镜、手表、皮带等可穿戴设备。

由此及彼,成研院刘洋认为,5G投入产业将是驱动技术的“撬棍”,让智慧城市、智慧家居、工业互联网、智慧医疗等领域的应用有了支点,驱动各行业建立全新的移动生态系统,实现效率更高、成本更低、体验更好。“未来5G给产业带来的改变是翻天覆地的,将会使一批产业‘明星’脱颖而出。”

高速传输

5G成VR/AR的“破障丹”

如果说5G应用于产业,是助力产业升级的新引擎。那么,对于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来说,5G将会成该领域的“破障丹”。VR/AR自从进入市场以来一直被看好,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VR/AR几经沉浮,一度叫好不叫座,远远没有达到市场预期。“头显戴起来,画面看着会有点晕。”“角度切换转移时,画面会有卡顿。”人们所提到的这些“差”体验,究其根本,仍是网络支撑不了VR/AR的“大胃口”。

成都洋葱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葱头科技”)技术负责人张耀文说,不论是VR眼镜还是AR头显,对于时延都有着苛刻的要求。比如,VR眼镜如果时延超过7毫秒,用户就会产生动晕症,而当下4G网络的时延远远达不到这一要求。谈到未来5G对这一行业带来的影响,张耀文用“勃勃生机”来形容,“高速移动网络的支持,将会破除制约VR/AR这两项技术发展的障碍,带来更多突破和改变。”他举例说,“借助5G的高速传输,特别是低至1毫秒的时延,VR直播、云存储、VR动态捕捉、大空间定位、网络连接等都有了强力的‘技术后援团’,将大大改善现有VR技术在行业应用中的的限制,让众多应用和交互得以实现。”

盘点5G未来在行业的应用,成研院刘洋预判说:“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在5G与行业的融合中,VR/AR以及与之相关的领域将会是最先受益的产业,比如游戏、医疗、教育等。”

胡彦杰则通过互动体验将这一观点表述得更为直接。“依托于5G,在体育赛事、电子竞技等大型活动举行时,人们通过VR直播,坐在家里就能如临现场。”在云VR/AR的展区前,记者戴上VR头显,体验了元宵节当天成都339天府熊猫塔的电子烟花季。一抬头,一簇簇烟花在夜空中绽放,低下头,便看见河面上的倒影与之相互辉映;堤岸左右两侧,是黑压压攒动的人群和扛着“长枪大炮”的媒体区。在360度体验现场电子烟花秀的过程中,记者没有眩晕感和画面卡顿的现象。

可以预见,5G将让VR直播未来更为繁荣,但其对于VR/AR产业的改变远不止于此。“5G云将改变VR/AR行业里的硬件设备。”胡彦杰说,传统一体化VR头显搭载有处理器、储存及内存显卡等配置,使其体积大小受到一定限制,不便于携带。“而通过5G云,建模、储存、实时性传感器信号处理等可以全部交由云端来处理,而前端则不再需要搭载显卡、信号处理器等配件,只需要负责接收图像和信号数据等。如此一来,VR头显的形态就会出现大的改变。”

同样,在AR购物场景中,手机、电脑等难以承受的算力瓶颈也将因为5G云被击破。“AR购物,需要对场景进行建模,需要算力支撑,而手机等终端本身的算力难以支撑。这就造成体验感差,应用难以普及性落地。”胡彦杰说,目前,成都移动与京东就AR购物已达成战略合作。

赋能当前

无人机行业正与5G“共舞”

改变的动力之下,是真金白银的市场,也是产业的“升级战”和企业“生死战”。面对5G产业撬动的万亿市场空间和机遇,在成都高新区,四川傲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势科技”)等无人机企业,正在尝试与5G“共舞”。

作为未来5G的十大垂直应用领域之一,无人机与5G“共舞”这一技术拐点在无人机行业领域早已有共识和布局。成都携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洋说,“在无人机圈子里,大约在四五年前就认为5G会是无人机行业的另一双‘翅膀’”。他说,在5G时代,毫秒级的低时延,让无人机在安防监控、森林防火、公路巡线等行业,能实现发现即锁定并秒传回,任何的异常情况都无处遁形。

傲势科技CEO郭亮博士告诉记者,在4G时代,公司就对无人机与无人机、无人机与物联网之间进行了功能拓展测试。“5G刚刚萌芽时,傲势科技就和中国电信一同进行了5G信号互联试飞。”郭亮说,对于普通用户而言,5G可能只意味着比4G快,但在无人机领域,“快”却为无人机企业带来更多想象空间。看好5G与无人机融合的同时,郭亮也讲到,5G网联的无人机,在稳定高效传回巡检画面的同时,还需要针对150米以上信号衰减的问题,进一步加强对空信号强度。

加速5G与其他产业的融合,成都移动以及成研院也动作不断。成研院刘洋说,目前,成研院与华为、611所、奥泰医疗等10余家知名企业,建立5G联创实验室,形成联创孵化闭环管理模式,便是“剑指”网联无人机、智慧医院等孵化项目的快速成长。

在网联无人机这一领域里,此前,成都移动、成研院与成都消防进行了5G+无人机互联的高楼灭火演练。“现在城市里的建筑体越来越高,而国内最高消防云梯车高度为101米。一旦发生高楼火警,最有效的工具便是无人机了,现阶段无人机实现了视频回传,但还没有真正实现‘无人’操作。”成研院刘洋解释说,无人机是通过地面控制站,采取微波通讯直线传输,这就导致其在一定范围内仍然需要由人对无人机进行操纵。“未来的5G时代,无人机可以安放在一些建筑物楼顶,一旦发生火情,就能在真正无人的情况,通过5G网络远程甚至异地操作无人机起飞,到达火情现场,回传视频,并完成消防灭火的任务。”

成都移动胡彦杰告诉记者,这一目标即将实现,“之前5G网联无人机的演练,所采取的传输方式是地面台、微波、5G网再到远程的模式,而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是跳过地面台、微波,指令及信号从5G这一条‘路’上直接走。”据悉,目前正在对此项演练进行5G网联无人机的信号回传测试。

任重道远

5G应用还有更大空间

每一次技术的变革,必须迎头而上。4G时代,出现了OTT(over the top),即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最突出的案例就是微信直接替代了短信。5G技术浪潮袭来,变革的不仅仅是各行各业,运营商也同样身处这一技术变革的浪潮中。这一次,各大运营商纷纷行动起来,以应5G之变。中国移动便是其中之一。

据悉,由中国移动组建的全资子公司成研院牵头成立了5G产业联盟,成员单位包括成都三大运营商、成都铁塔、华为、中兴等122家企业。此外,该院与腾讯、新希望、华为、上海联影、华西医院等33个产业巨头达成合作意向,签订合作协议,着力构建行业领先应用。在技术研究上,该院发起成立四川省第一个诺贝尔奖科学家全球AI应用创新中心,并成功引入2006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乔治·斯穆特教授作为首位入驻科学家。

此外,中国移动为成研院专门配套了10亿元的5G产业基金,成研院联合四川省委省政府、成都市委市政府及浦发银行、成都产业集团等相关产业机构,计划在四川共同设立“5G产业投资基金”,初期规模预计50亿元。

多点布局下,运营商因5G技术而产生的市场“新空间”已然明朗。“5G有两大关键技术,分别是网络切片和边缘计算,这两项技术未来会成为运营商的增值空间。”成研院刘洋把网络切片比喻为给有需求用户而开辟的“专用车道”。

在3月29日的“创业天府 菁蓉汇·5G”专场活动中,成研院副院长赵立君也提到了网络切片管理平台。他说,本质上,网络切片是将物理网络划分为多个虚拟网络,以满足在游戏、医疗以及教育等领域中,用户对于网络在时延、带宽等方面的个性需求。据他介绍,在5G正式大规模商用前的过渡期间,将采用4G类切片平台以提供差异化服务能力,“使用了网络切片的用户,在玩‘王者荣耀’时,时延可下降25%。”目前,该技术已应用在王者荣耀等游戏上。

创新,并非一蹴而就,5G亦是如此。国家863计划5G重大项目总体组成员、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李少谦说:“5G对于产业再升级意义重大。但必须要清楚认识到,目前5G只是迈出了第一步,5G应用仍是任重道远。”

来源:成都高新电子报     发布日期: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