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门户网站

  • “成都软件”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软件名城  >> 产品服务

“高新联合战队”出征星辰大海

“2018年,中国航天发射次数首次超过美国,中国的航天进步令人吃惊。”2018年底,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CEO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感叹。

根据航天科技集团不久前发布的《中国航天科技活动蓝皮书》,去年我国一共完成39次航天发射,占到去年全球火箭发射次数的三分之一,而其中一大推力,便是商业航天市场需求的爆发。

而在全球商业航天市场格局之中,一支来自成都高新区,有民营企业、央企和军工背景的“联合战队”,已经抢先加入到这场“全球蛋糕”的竞争中。

政策和物联网技术“双驱动”

呼唤商业航天萌芽

在大众印象里,马斯克旗下的SpaceX于去年初成功发射“猎鹰重型”火箭并完成完整回收,便是“商业航天”的典型。除了卫星发射、火箭升空以外,商业航天会给人们带来哪些新鲜的体验?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虚拟园区企业——成都九天微星物联网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微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成都九天微星是北京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企业,于去年落户成都高新区。今年2月14日西方情人节,该企业通过瓢虫一号卫星,在太空中发送了一组“I LOVE YOU”的摩斯密码,以特别的方式给天下有情人送出祝福。“通过天文望远镜,可以观测到卫星像星星一样闪烁,发出长短不一的闪光。”成都九天微星总经理蒋行川说。

去年,北京九天微星发射了一箭七星“瓢虫系列”,并从中开发出了太空自拍这一趣味性的娱乐功能。此前口碑和票房双双飘红的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与九天微星合作,利用瓢虫一号卫星,通过全球首个太空显示屏和自拍杆,为《流浪地球》拍回与地球同框的新春祝福及首映海报,带来了一场地球和太空的互动。

无论是太空自拍还是用卫星发送摩斯密码,在蒋行川看来,这些动作都体现着九天微星对于商业航天的愿景,“我们希望,商业航天的未来是让人人皆可参与,让过去神秘而遥远的技术进入大众化的应用领域。”

据了解,我国的商业航天浪潮开始于2015年前后,短短数年时间,商业航天企业已初步完成了从卫星设计研制、火箭研制发射到卫星在轨运营及商业化应用的“从0到1”发展过程。“对于圈内人来说,商业航天是我们多年以来一直都在等待时机和计划中的发展方向。”蒋行川说,2014年年末,这个时机到来了。

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60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这一国家层面的布署,随之在次年开启了“中国商业航天发展元年”。

2015年,商业航天在中国正式破冰:我国第一颗商业高分辨遥感卫星吉林一号组星发射升空;首届中国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举行;商业卫星的企业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步入资本市场,登陆新三板……

除了国家层面的政策驱动以外,物联网技术的崛起也呼唤着商业航天的萌芽。“经过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在即将到来的万物智联的‘物联网’时代,商业航天正当其时。”蒋行川介绍,商业航天在大众化应用领域,主要包括通讯卫星、导航卫星和遥感卫星,其中只有导航领域已形成了较为广泛的面向个人的应用,而遥感则是以政企应用为主,而通讯基本还是待开发的“处女地”。“过去是实现‘人与人’的通讯,而在物联网时代,要实现的是‘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通讯。这一目标之下,卫星通讯相比于地面网更具有优越性。”

蒋行川列举了一组对比数据:“由于聚焦于‘人与人’的通讯,地面网设施主要集中在人类居住地,而无人居住的冰川、海洋等则缺少地面通讯网。从全球范围来看,地面网的覆盖率不到5%。而通过卫星组网,则可以实现地球所有面积的全覆盖。”据悉,九天微星于去年发射的一箭七星“瓢虫系列”,便是验证物联网通信的关键技术。目前,该公司已发射8颗低轨卫星。在蒋行川看来,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将使商业航天蓬勃发展。

2020至2022年间将迎爆发

有机会诞生“超级独角兽”

从2015年开启商业航天元年至今,4年时间里,我国商业航天领域的创业企业逐渐形成一定规模。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在运载火箭领域,我国从事商业火箭研制的公司有4至5家;在商业卫星方面,相关企业有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股份有限公司、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四维商遥航天科技有限公司等数十家。而到了2018年,又有不少企业加入其中,这一趋势可从“2018商业航天企业30强”评选中略窥一二——此次评选活动中,已经有近百家企业参与角逐。

在成都高新区,成都星时代宇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时代宇航”)身处商业航天领域的“轨道”中,并聚焦在遥感这一“轨道”。该公司提出了AI卫星星座概念,计划发射192颗卫星,为每颗卫星配备具有“自记忆、自识别、自处理、自适应”功能的卫星大脑系统,最终解决AI技术在遥感领域应用的算力、算法、大数据3个核心问题。

2018年,星时代宇航成功发射“天府军融一号”与“成都高新一号”两颗试验星,实现了全国首次由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完成“一箭双星”发射任务。谈及星时代宇航所关注的“AI卫星星座”,星时代宇航高级副总裁赵宏杰介绍,传统遥感卫星只能等到拍摄影像传回地面,才能对图片或数据进行处理,“而搭载AI系统的卫星则可以自主处理数据。比如,在遥感应用中,可以自主识别云雾,过滤不符合地面应用的影像,从而大幅度提高星地数据传输效率。”此外,星时代宇航的AI卫星星座建设完成后,可提供全天时、全天候、立体、多维的全球对地观测能力,实现每天更新全球影像数据,10分钟级热点地区重访更新。

商业航天这块“蛋糕”究竟有多大?在采访成都高新区内多家商业航天领域企业的过程中,“万亿级市场”的预判被多次提及。《2018-2022年中国商业航天产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指出:全球商业航天市场规模超过两千亿美元,占全球航天经济76%。全球航天产业每年都在以6%到7%快速增长,2020年,我国航天市场规模将达8000亿元人民币。

而商业航天这一市场能“飞”多高,与其市场应用、市场需求紧密挂勾。这一点,从多家企业的应用展望中也得以印证。赵宏杰说,AI卫星星座,可为一带一路、防灾减灾、应急安防和环保监测等行业应用提供解决方案,“在减灾方面,AI卫星星座分钟级扫瞄地球的能力,可以对比地震前后的影像数据,从而准确得知受灾点位及灾情,进行救援;防灾方面,针对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可实时通过卫星数据观测到水面变化或者山体变化,从而减少灾害损失。”

市场需求方面,现在国外所需要的商业卫星已超过1万颗,主要是基于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的需求。 星时代宇航去年12月7日所发射的“一箭三星”中,便有着巨联网企业的身影。其中,一颗卫星命名为“斗鱼666号卫星”,该卫星是与斗鱼直播合作,将通过“太空+直播”为用户传递科学探索正能量、传播航天科技类知识,利用“线上+线下”多方面开拓,树立新型直播概念。

同样, 九天微星所发射的“瓢虫系列”卫星亦是如此。据悉,命名为“华米星”的瓢虫三号,将基于华米手环,结合九天自主研发的DTU进行野外应急救援解决方案验证;瓢虫六号即天猫国际星,搭载了特殊材质的天猫公仔以及部分天猫用户的告白语音文件,这颗卫星也是九天微星与阿里巴巴合作的开端;瓢虫五号“立可达教育卫星”搭载遥感相机,面向中小学校开放数据资源,用于开展航天科普教育。

商业航天的初试锋芒,让业内人普遍看好其发展,“2020年到2022年,可能将会迎来商业航天的市场应用大爆发。”蒋行川认为,在政策和技术驱动的大背景下,加之市场需求的增量,未来商业航天领域企业中,将有机会诞生“超级独角兽”。

商业航天市场大有可为

军民融合“战队”起飞

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推动军民融合和商业航天产业的背景下,有着军工背景的企业也迅速融入到这一浪潮中,位于成都高新区的成都天奥集团有限公司高新航天分公司(以下简称“天奥航天”)便是其中一个缩影。

“全球商业航天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与我国尚在起步阶段的商业航天相比,国外同行已经先行一步开展战略布局。”在接受采访时,天奥航天副总经理王宇光提到了美国的 “太空2.0”、欧洲航天局的 “太空4.0”以及英国宣布以国家资助计划和相关立法推动商业航天产业发展……“全球商业航天时代的到来让我们意识到,时不我待。”王宇光说, 2017年,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10研究所(以下简称“10所”)依托航天专业技术、产品及人力资源,并融合所内其他专业领域的技术团队,成立了天奥航天,正式进军商业航天市场。

进军商业航天市场之初,天奥航天便将核心主业落子在商业航天测运控系统集成与服务上。“商业航天已成为带动全球航天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在商业航天时代,有两个‘最后一公里’成为制约我国商业航天发展的最大瓶颈,分别是商业火箭发射场和商业航天测运控系统。” 据介绍,2017年1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探索研究开放共享的航天发射场和航天测控系统建设。”

王宇光分析认为,“从2015年至今,我国商业航天测运控细分市场涌现出近20家从业单位,各自依托自有途径和资源,开展卫星测运控设备和服务能力建设,但绝大多数尚不成体系。” 而10所作为我国航天测控事业的“国家队”和中国电科集团航天测运控核心代表,参与了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十一号、嫦娥一号到嫦娥三号、天宫一号、天宫二号等历次重大航天活动,具备超过半个世纪的测控系统建设项目经验和行业资源等。

目前,天奥航天已经与国内航天测运控优势单位陕西星邑空间、中国电科39所联合发起成立国内首个商业航天测运控联合体——中国商业测运控产业联盟,并以该联盟作为一致行动平台,共同开展商业测运控市场活动,成功奠定了三方在商业航天领域的联合主导地位和绝对市场优势。“去年12月,天奥航天与星邑空间顺利签署目前国内商业航天地面测运控系统最大的一笔市场合作订单,实现了双赢。” 王宇光说。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对天奥航天而言,正在建设中的“天奥商业航天测运控服务平台”就是这个金刚钻。据悉,该平台可面向全球商业航天市场提供服务。目前依托该平台,天奥航天已与国内多家商业卫星公司签订市场合同并正式提供卫星数据服务。

王宇光还透露,2019年,持续完善商业航天测运控服务平台依然是公司的重头戏。目前,公司已与中科院遥地所、陕西星邑空间、长光卫星等战略合作伙伴单位商议,计划依托测运控服务平台开展“开放共享共赢”的商业机制创新与“联合联动联营”的深度合作实践,以持续推进中国商业全球测运控网规模与服务覆盖范围的不断扩张。 “预计2019年,天奥商业航天测运控服务平台将正式具备实现国内全覆盖的服务能力,并在2025年前后逐步实现全球覆盖服务能力。”

王宇光认为,在国家发展航天强国的大战略下,未来也必然通过政府引导与支持,激发社会资本的兴趣和活力,“以商业市场行为投入资本、技术,推动国内商业航天的发展,只有这样方能快速抢占太空时代新战略制高点,在未来的商业航天领域大有作为。”

来源:成都高新电子报     发布日期:2019-02-28